337P日本欧洲亚洲大胆色噜噜

          新聞中心NEWS CENTER
          2020-07-16
          夜晚

          天很干凈,這是個晴朗的夜晚,我帶上身體與大腦,兜里僅有一把鑰匙。

          每天傍晚開始,仙湖公園漸漸熱鬧起來。從旁邊走過,先是聽到音響聲,不需要尋找,廣場舞是公園的主旋律,籃球的聲音急促且有力量,乒乓球的聲音清脆,有時傳來陣陣驚嘆。我繼續往前走,穿過一條斑馬線,進入新的世界,公園在我身后,卻仿佛隔了一片森林。

          這段路兩邊是小樹林,隔著樹林有條小河,小河的那邊可以看到人家的屋子。一到這,蟬聲變得洪亮,在林子里碰撞、回響,不知疲倦。寬敞的馬路被淡黃色的燈光照亮,今天的路燈像碗水,掉在地上,散開來,看不到下落的痕跡,抬眼望去,兩排燈光連成了平行線。林子里有風躥到路上,我沿著路邊,風帶走一些汗水,留下一點清涼。天還是熱些的,為了撞上風,我加速擺臂,展開步幅,抬高大腿——這是在奔跑。我任意呼吸,吞進混著蟬鳴的空氣,貪婪地釋放無盡的欲望。這兒的風是我的,空氣是我的,整條路連著樹林與上面的天空都是我的。沒有人與我共享這片世界,偶爾有輛閃著大燈的車駛來,不過是匆匆的客人。人在奔跑的時候,大腦清醒且機敏,可以察覺身邊任何細小的動靜。地上忽然掠過一只影子,是小鳥或是飛蟲在路燈下拍下的照。路邊草叢中模糊的一團鉆進了黑暗里,遠處家犬在黑夜中參差呼應……我不停下找,也不回頭看,我只是一個勻速的音符,匯入到一首悠遠古老的曲子里。

          回去不是原路返回,散步同樣令人著迷,我已經筋疲力盡,但大腦依舊在跑。筆直的馬路上有處穿過林子延伸到附近人家的岔口,我拐進去。樹木過濾掉路燈的余光,腳下逐漸變暗,整齊的屋子排在路邊,零星的窗戶亮著。屋子多是兩層的小樓,有院子,門口還有塊小地。豇豆與絲瓜的藤攀在竹籬上,綠色長條垂下,地里肥大的南瓜葉子讓人想掀開看看下面結了多少,將它們從地里挑上來,簡單擇洗入鍋就成了夏天的美味。我最喜歡絲瓜炒毛豆,尤其是家里的香絲瓜——外觀短且肥,菜油小炒,灑上蔥姜,總吃不膩。人們已回到家中,傍晚時候,院子里會有老人搖著扇子乘涼,不時揮舞扇子驅趕蚊蟲。愛熱鬧的人則會不約而同地搬著小杌子來到老地方,左鄰右舍、五湖四海都是飯后的茶話,蚊子像定好的鬧鐘準時結束這場短暫的聚會。

          夜越來越黑,我越來越熟悉,鄉村夜晚的黑暗并不會讓人感到害怕,反而寧靜與踏實。我想起了故鄉的夜晚,站在家門口,眼前是無盡的漆黑,抬頭看到星星才能確定我擁有視力。我自如地往地里撒尿,在黑暗中沒有任何秘密,因為一切都是秘密。有年寒假返校,我坐在公交車上,城市的夜晚突然讓我暈眩,繽紛的廣告牌與燈光零亂不堪,照得我無處躲藏。我閉上眼睛才得到喘息,黑暗是永恒的統一。我習慣家鄉的夜晚,黑暗把鄉村抱在懷里,哄他入睡。

          我回到了路口,穿過那條斑馬線,有些羨慕身后的人家。白天和朋友聊到住處,我說,沒打算買在哪,只在想住在哪,卻被現實問得語塞,他們覺得太“輕”了。我們奮斗高價的學區房,進入優質的學校,開上滿意的車,努力承受生活千千萬萬的“重”。這些一點都沒錯,但煩擾世界的不是錯與對,是不錯與對。當習慣背上了“重”,無法提起的是“輕”,那是生命所不能承受之輕。我倦怠看到購買住房時考慮的是投資,同情孩子被拿去比較。但我不是個演講家,不必去說服別人,我不想改變世界,而且自私,我只顧自己。那個滿臉胡子在荒島上畫畫的斯特蘭,他嘗到了生命最甘甜的果實,卻用一把大火燒掉所有的證據。

          明天我再次路過那片夜晚,有個人正抬頭望著天上的月亮,我不問他你吃得好嗎,我問“你吃過了嗎”,我不問他你住得好嗎,我問“你睡得香嗎”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綜合管理部 劉崇農)


          網站地圖  所有標簽  常州網絡公司中環互聯網設計制作  免責聲明 CopyRight ? 2019-2021 盤固集團 版權所有 蘇ICP備18040059號
          337P日本欧洲亚洲大胆色噜噜